字源專家,自創手勢與簡圖

柯維德 從根救英文

柯維德是美籍英文教師,從事英文教學三十餘年。天蠍座的他既執著又追求完美,以源源不絕的創意,開發出適合華人學生的美語教學內容,務實不炫奇,在繽紛絢麗的兒童英語熱中獨樹一格。年幼好玩的學生有時會抱怨柯老師的「龜毛」,但「識貨」的家長仍一波一波前來,押著小孩向柯維德報到,他們認為:「柯老師英文先苦後甘,能省下日後無數 的時間與金錢。」

道家功法中有「站樁」基本功,招式看似簡單,卻能達到打通任督二脈的奇效,柯維德的英語課程正是如此。他彷彿是武林高人,溫養提煉出英美語文中最精粹的元素,再將它們熔燽在一年半的課程中。有位家長便以「柯老師台上十分鐘,勝過台下十 年功」讚揚他;也有學生對柯氏文法大為傾倒,認為以「事情動靜」取代「時態三式」的文法觀念,的確可以「一通百通」,許多文法障礙頓時迎刃而解。有的家長則認為「柯老師英語,不只是英語」,這種結合圖像、色彩、聽覺、肢體表演、活動操作的課程,簡直是確實有效的「右腦開發課」。

學生與家長除了佩服柯老師的熱忱與創意,也對他的教學生涯感到好奇。本文作者特地造訪柯維德,請他說明外語教學甘苦談與教學理念,以下為訪談摘要:

法文成績佳 連跳二級

徐筠惠問:你在課堂上旁徵博引法文、拉丁文、中文、閩南語來印證,學生對你的語言能力印象深刻,請談談個人的外語學習經驗。

柯維德答:我在美國俄亥俄州出生,父親從事餐飲業。高中時學了兩年法文和拉丁文。在法文方面,我學得很有興趣,成績優異,中間跳了兩級,從第一級學到第四級。法文老師是個年輕有活力的女老師,常嘉獎鼓勵我,是我當時的偶像。我那時就立志要當老師,因此,大學就讀俄亥俄州州立大學教育系外文組,主修法文。

記得中學時代搬到奧瑞崗州,我們住在父親經營的百年老旅館中,地下室很簡陋,有一部分用石膏板隔間,是給當時華工住宿之處,旁邊擺著醬油缸,裡面還有一些發臭的醬油。我猜他們是中國餐廳的廚工,或許是想家,在牆上寫了許多中國字,我好奇的看著那些方塊字,一個接一個的,怎麼也猜不出其中的意思,覺得中文真是個謎!

聽力奠基 加全身記憶

徐問:從聽力奠基、動態全身記憶都是你教學設計的特色,能有效根除本地學生「閱讀為主,說、聽、寫其次」積弊。你也採用高標準的「母語速度」,突破了外語教學上最困難的聽力障礙,實在不容易。請問你的教學理念是如何建立起來的?

柯答:大學畢業後我到法國進修與教英文,共待了四年半,接觸了「貝立茲」教學法,學到有關英文教學與課程設計的方法。「貝立茲」課堂內容皆經 過規畫設計,初期只訓練聽、講,不准閱讀,要求用目標語上課,不能用母語,不可翻譯,也不可寫筆記。這些嚴格的準則啟發我良多,其中一些教學要求我也一直沿用至今。

在「聽力訓練」方面,要知道死背下來的會話是沒用的,人一緊張就會忘記背過的東西,所以要有聽力基礎才能與人溝通。記得在法國工作時,有一天搭火車與當地人 閒談,對方說著帶有地方口音、自然脫口而出的法文,自己竟然聽不懂,而我在學生時代的法文成績算是不錯的!於是深切體悟到:「聽力」絕對不能刻意放慢速度!因此,課程裡的聽力訓練以「母語速度」為準,與一般英語教學雜誌刻意放慢節奏大不相同。但是,教學光有聽力是不夠的,在課程第一年建立起基本的字彙、句型後,第二年便進一步深化 為 說、讀、寫的能力。

除了「貝立茲」模式,我的教法可以說是「動態全身記憶」。當初是一位通曉手語的同事觸動了我,既然聾啞者可以經由手語傳情達意,而自己初級班的教學也是讓學生光聽而不說話,那麼,手語也可以應用於教學上了。

另外,經由手勢動作,可以刺激「右腦學習」,進而開發全腦智慧。學生看對方手語動作就直接反應,一聽就懂,不必經由腦裡中文、英文對照,提供了學生快速複習的工具,是加深記憶的捷徑;而且,在電腦、電玩充斥的時代,人的注意力越來越差,經由這種手勢動作也可以培養「從動態中學 習專注」,但是很多學生只應付考試過關而學習,實在可惜。

改良手語 也設計活動

徐問:你設計手勢及肢體動作,並嚴格要求「一秒一動作」,讓學生體會並深刻記憶單字。這種「化平面單字為具體活動」的巧思,令人大開眼界。你也安排師生參與的教室操作活動,氣氛活潑有趣。而這種活動融匯聽力、字源與文法,與「遊戲學英文」相比,顯得深入、有生命。請問這種「動態教學」,是怎麼設計出來的?

柯答: 我參考了很多手語字典,例如:seewatchlook 三字都是看,手語並沒有差別。我便根據字源區分字意,see是視野寬廣,watch 是眼睛動來動去,而 look 則是目光集中在一點,然後再分別設計三個不同的單字手勢。我希望學生先將動作和聲音連貫起來,熟練之後,我才提供「單字簡圖」,加強三者的關係,之後要求聽寫短句與思考,而絕大部分的例句也都能用表演的方式瞭解意思。

另外,我也改良「行動反應法」。我認為再深的字也有具體來源,因此,我會拆開來教,分為字首、字根與字尾,而字根的動作,通常會設計得具體易懂,作為學生進一步動腦推理的基礎。例如我教 believe這個字,會先從字根 love 切入。以 Love is blind 這句話來說,別人再怎麼批評誹謗我們所愛的對象,我們仍然不被 影響,而 believe 正是「不動搖、堅持」之意。

在「教室操作」設計方面,以 too 為例:我先在白板畫 too 的圖案,然後在白板前擺張小桌,一個紙箱子放桌上,最後請學生一次又一次走到桌旁,放上許多物品,我從旁下指令:

Put this box on the table too.        這個箱子「」放桌上。

Put this box on the table too       這個箱子「」放桌上。

Look!  Too many boxes.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看!箱子「」多了。

學生每放一個物品,我就在白板上增加一個圓圈,直到箱子容納不了 物品,整堆掉落地上,too 的本意便表現出來:一再去放東西(再去)的結果就是超量(太多)。

後續活動如下:先將一紙箱放於桌上,再把一本書和一支筆交給某學生,請他帶到桌旁。我再下指令:

Don't put the book on the table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書不要放桌上 。

Don't put the pen on the table, either.      筆「」不要放桌上。

因為書、筆與紙箱不同類,都「去」不「到」放紙箱的桌面,所以,too 不可與否定連用。

一般文法書,只寫出「肯定用 too;否定用 either」,卻不說明所以然。透過上述圖形的解釋,再配合具體操作與演 練,有關 too 的困擾就可迎刃而解。

文法大翻新 不分時態

徐問:你認為英文並不區分過去與未來等時態,只分事件動與靜。另外,在教法上,你用數字123來代替主詞、動詞、受詞等術語,並且簡化成五個口訣,為學生迅速建立起正確句法概念。你的「文法觀」與「教學語法」,經歷屆學生使用後好評不斷,請簡單說明一下。

柯答:這種文法觀念其實是追本溯源,還原英文法的本質,並非我個人的 意見,其他英文學者也提出類似的看法。

我學生時代便苦讀法文、拉丁文,深入了解後,發現目前所通用的「英文文法」,可追溯到四百年前,乃是當時的拉丁文專家將文學、科學界用的拉丁文法規則,強加在英國方言的結果。而實際上英文法並不如此艱澀複雜,更沒有所謂「現在、過去、未來」時態的區別。那麼,它的思考座標是什麼呢?——事 情的「」與「」,才是可資遵循的原則。

我用「顏色」配合事情動靜來解說,以便學生理解:動作仍舊運轉,為「藍動」語色;事 情已靜止,則為「紅靜」語色。以「現在完成式 havep.p.」You have opened the window. 為例,為何要用 have?為何加 p.p.?大部分英文老師也不明白,我的解釋如下:

have 為「藍動」語色,亦即「有」某種狀態持續活動,opened 為「紅靜」語色,代表事情停止。此句兼有「」兩種意思,opened 表示開窗 之事已發生而靜止,但是 have 暗示其餘波未平,影響還在動,產生新局面。可能的後續情況如下:「你開了窗,因此可以關閉冷氣」,或「你開了窗,因此噪音傳入室內」等。總之,「現在完成式」可以視為:「『有』過某種經驗,而此經驗的影響力尚未靜止。」

除了用顏色區分事情動靜,我也用「數字 123」分析句型:1是主詞,2是動詞,3是動詞後的受詞或補語。從多年的教學經驗中,我很清楚 一般學生的盲點,所以我利用數字將基本句法濃縮成五個口訣,不僅能避免錯誤一再發生,在各種測驗的文法選擇與填充題,尤其有立竿見影之效。

字源專家 嗜好翻字典

徐問:你研究英文字源相當有心得,字源家族總是一串串脫口而出,形成獨具魅力的個人風格。你也將字源自然的貫穿於教學中,這種「有意義學習法」,正符合學習心理學。而你的學生在字源的深度廣度上,比大學英文系的學生還強,連家長都讚嘆。請問研究過程如何?

柯答:我的個性是「打破砂鍋問到底」,因此花了足足兩年時間整理3500個英文常用字,將這些字 彙輸入電腦,再交互參照其他字典,釐出這些基本單字的字根。同時,也找出不同單字間的相互衍生關係,也就是字源家族的彙集。

其實,探究分析英文字源是我很大的嗜好,閒暇時我會搬出字典,也參酌拉丁文,順著一個字根上天下地的任意衍生,字源家族就這樣不斷的擴張或分支出去,每次都會有新發現,真的很好玩。我對中文字也有興趣,手頭就有一本「說文解字」,碰到相關問題,就會去翻一翻,上課時也可以舉中文之例互相印證。

比方說:英文window(窗戶)的原始意涵就是「風眼」:wind(風)和 ow(眼),即「擋風的眼睛」。明白這些後,就可以大幅增加字彙。

簡圖800幅 破解字源

徐問:你的「單字簡圖」也是教學特色,完全迥異於坊間「圖解字典」。你以一己之力設計800幅單字簡圖,每一幅圖代表一個單字,如此的創造力真是驚人。你將三十年來窮究英文法及字源的心血結晶配置其中,因此,這些圖看似簡易,其實大有學問。請問設計過程如何?

柯答:大部份的人學英文「只知用眼睛讀,卻讓耳朵偷懶」。為了革除這種學習陋習,我用圖案來代替英文字詞,以訓練「聽到便 能直接反應」的英聽能力。學生第一年所寫的句子,全部都是圖形,而這種以圖代替字的句子,意思直接明白,畫起來也比傳統句子快。

我共設計了800幅單字簡圖,每一幅圖代表一個單字。以 athe 為例,這兩個字看似簡單,出現率也極高,但兩者區別何在?英文字典的解釋可稱得上詳盡,也讓人陷入迷霧中,本人設計的「簡圖」如下:a 是外面一個圓圈內加一個「?」,表示腦袋中沒有預存定見;the 是外面一個圓圈內加一個手勢,表示腦袋已有了印象。

而字源家族的簡圖也自成連繫體系,以 shortsharpshare 字源家族為例,三個單字意義不同,但三個簡圖皆以「刀刃」為基本圖案,再分別添加相異的圖案以為區 分,學生見圖便知意,明白這三個字具有字源關係。

因此,這種「單字簡圖」不僅只是具象物體的圖像化,也能表達抽象事理,更蘊藏了大量文法知識及字源關係。

設錄音間 熬夜錄CD

徐問:在你的教學體系中,第一年的教材全為有聲CD片,並由你撰寫底稿並親自錄音,實在用心良苦。再細聽這些CD,好像中國古物「多寶格」般豐富多元,許多學生家長跟著小孩聽CD片後,都會驚呼:「沒想到柯老師的CD這麼精采!」請問錄製過程如何?

柯答:我剛來台灣當英文家教時,便為學生錄CD教材了。在錄製前必須準備書面底稿,其中以句子聽寫的例句最 耗時。首先翻閱五本字典找出適合的短句,還要不斷斟酌推敲,通常得花上三個月時間才定稿。

每張CD都錄足了六十分鐘以上,內容包含了各式各樣的練習,不僅只是聽力訓練,而是以聽寫句子或動作表演來帶出單字、片語、文法觀念、字源演變、發音訣竅、句子組合等,等於將聽、說、讀、寫四種技能訓練熔於一爐。因此,到了托福、GRE考試時,不需要另外補習,因為技巧已經熟練,字彙與閱讀測驗就能輕鬆應 對。

國小學生 不輸外文系

徐問:你的教學內容精闢透徹,請問學生的英文可以提昇到何種程度?在校成績如何?這也是許多家長所關心的。

柯答:這套課程本來是為「零程度」的小學生設計的,但這種學生目前已少見了。有的學生自幼稚園開始上全美語課程,也有學生在知名連鎖補習班已學習多年,但是家長還是願意送小孩來此重頭學起,上完一年半的課程後,他們共同心聲就是「非常辛苦」。想想,每天要花一至三小時做家庭作業,對小學生來說真的不容易,然而經過紮實訓練結業後,就可以自修,不需再花錢花時間去補英文了。

說到學生在校的英文表現,排名班上排前幾名或拿最高分的很多,尤其,學過整套聽寫及連音課程後,聽力更是超級棒,比任何大學生都快,能馬上反應,並能聽出一閃即逝、快速難辨的口語連音,而「聽力」正是學習外語最難突破的瓶頸,而且,也少有課程專教「連音」。另外,字源教學,能迅速有效累積詞彙,更能提升閱讀能力,即使碰到不認識的生字,也可以藉由近兩百個學過的字首、字尾推理出字義,因此即使只是小學生,但對字詞的理解力,甚至比大學英文系畢業的大人還強,這一點讓家長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
我的理想對象,除了零程度外,就是準備移民的學生,因為他們有清楚的目標和學習動機。我的訓練能夠幫助他們直接溶入美語環境,不需再上ESL課(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,以英語為第二語)。許多家長告訴我,在美國註冊上學時,孩子的老師訝異的說:「你們台灣來的同學,幾乎每個人都要去上ESL,你是在那裡學的,怎麼會學得這麼好?」

總之,學習語言需要投資時間,還得願意吃苦,我只是幫學生 奠定快而穩的基礎罷了。

(作者徐筠惠,現任台灣師範大學語言教師)